杨燕绥:中国特色的PPP模式

2016-06-23 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6月23日青岛报道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教授杨燕绥:各位下午好,非常高兴可以在这里交流这个问题。我也很感兴趣邹总刚才讲的问题,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在欧洲留学时,周末房间里面看书非常没有意思。看对面的邻居每周带工具箱和材料,一个人建起他们家的房子,到最后楼顶构架时才有一些工具车和工人帮他上楼顶。其余他自己一个人完成的。这是二十多年前。当时觉得很奇怪像搭积木一样,今天知道一个概念是钢结构。

关于基础设施的PPP刚才大家都讲了。在中国如火如荼开展很多年,我想跟大家分享是一样服务领域发生PPP我们该怎么做。这一个领域必须用PPP方式,因为这个需求来的非常快也非常大,非常深。仅仅靠政府无论资金和能力都不太可能。而且更主要问题是我们中国今天有一个问题,老年人已经把他们钱在他们中年时开使用于孩子的教育。还有孩子们买房,现在老年人手里可用的钱,无论是资金量还是他的观念上都是非常有限的。有的利用政府开展虚拟养老信息系统,运行起来老年人觉得非常好用,开始免费老年人很想用,但收费一个月五块钱开始老年人拒绝使用,难道交不出五块钱吗?这里面确实从经济到社会认识上还有很多问题。今天在这里给大家把问题梳理一下。

首先分析一下社会服务PPP的问题,然后看医养服务PPP模式问题。中国老龄化需求来的非常快,我们可以根据老龄化时间表,这是联合国大家形成共识,有一个老龄化的时间表,大家都可以按照这一个时间表看我们的国家,所有所在地区这个老龄化的发展速度。中国速度快,服务需求大,但准备不足。最近政府也抓紧,七部委联合2013年到现在发20多个文件,社会很有积极性。但多少有一点乱,我们现在需要梳理问题。有一些事情让大家达成共识我们还得看大社会背景,老龄化给我们带来什么,不能简单认为老龄化就是银发经济,少壮不努力老大图悲伤,老什么都晚了,是银色经济不是银发经济,是人类正面临第四大财富波,这个背景下发展有一些新的规律。无论是政府,社会,家庭,个人都要达成共识我们可能才能做好,医养服务这一件事情。看社会服务PPP跟我们讲的基础设施的PPP,和特许经营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地方。老龄化时间表以65岁来说的,65岁人口占到7%国家进入老龄社会,14%国家进如深度老龄社会,20%以上国家进入超级老龄社会,表面看是时间表,背后说的是代际利益冲突,今天大家都说社会保险费率太高,但又有二十多个省发养老金不能收支平衡,这一边说费率太高让企业杀鸡取卵,那一边又说不能收支平衡,其实这是一个什么问题?说明中国正在接近深度老龄社会,进入老龄社会一个最大问题是代际利益冲突,怎么可以让两代人经济和谐,而且服务的供给和购买上也是和谐的。其实是非常大的问题。时间表给国家倒计时时间,养老是未雨绸缪的事情,一定要按照倒计时准备,所以大家看到现在中国现在未备而老,希望这些事情可以提前准备,这一张时间表其实是一个倒计时的问题。我们从时间表可以看到,美国从进入老龄社会,到深度它用65年,为什么能够用这么长时间呢?一定政府和公共政策有很多努力才使美国有一个有备而老的时间表。美国有八类签证,两类是调整人口结构问题。美国是第一个冲进超级老龄社会,后面争得时间表,时间表比较长我们就理解为什么今天默克一定要冒那么大政治风险,我们都不知道明天,英国人投票结果会怎样,也可能会把英国人吓的跑出欧盟。但还要接受一百万的伊拉克移民,因为财务市场没有这一百万移民养老金很难收支平衡。工资不能超过20%,雇主负担不能超过10%这个法律严格,所以默克必须做这样事情,我们企业负担养老保险超过20%是德国的200%,这是今天中国非常大的问题。这个时间表里面德国后面争取一段时间表做到有备老,这都是有规律可循的。老龄化不等于社会老化,告诉我们应该一个国家完全农业革命,使人寿命到四五十岁,农业革命解决一个发展温饱,吃饱饭,人寿命达到四五十岁,人类开始工业革命,解决如何发展,人的寿命到七八十岁,人类很快进入信息产业革命,带来共享经济,自己停留时间非常短,马上带来快速发展,人均GDP一旦超过五千美金,老百姓吃穿用交通教育费用解决之后,老百姓第六项开支就是买健康。它就带来了健康长寿,所以我们会继农业,工业,信息产业之后,进入健康产业革命。这也是人类第四大财富波。

这时候其实告诉我们,我们要遵照人口老龄化的这一个规律,把它严格的嵌入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框架中。按照这一个规律去组织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的活动,尤其是要形成供求关系,不管谈供给侧还是需求侧,都要考虑这一个问题。这要求我们的社会从文化到意识到建设,原则上都要转型。从单纯GDP基于买方市场来追求人均GDP福利相关性,其实面对大健康产业下一个财富波,技术进步和人文进步是并重的,这也就是银色经济和我们讲工业经济,仅仅讲工业技术2.0,3.0,4.0版进步有本质不同,它非常关注人文,大健康产业核心是生命科学。我们最近原卫生部长黄洁夫先生在大会小会上说很多药不能吃,很多病不用看,人们说你当卫生部长时正是大处方产生时,为什么现在可以说这个话?因为现在的基因检验和各种精密医疗都可以检验药对一个人疗效是如何的,所以我们是科学和发展更加爱护人。以人为本,所以这一个技术进步和人文技术的并重是非常关键的。

这里几个关于银色经济特征是我们这些年研究的成果,这里时间关系我不多介绍了。主要想讲它的倒数第三个。这一个整个银色经济发展是社会参与和政府主导并重。这个过程中其实我们要解决一个问题,如果有我们的政府控制过多资源,可能会带来的是低效率甚至腐败。但是如果把社会资源都交给了商业,而且在资本的运作下,商业会有追求暴利的倾向,两端现在看来面对我们巨大的医疗和养老教育事业来讲,都是不适应的。我们怎么办呢?我们在上个世纪意识到政府有失灵,市场有失灵,叫做有管理的竞争,今天我们又面临一个新的挑战,政府和市场之间找社会,不能单纯讲政府,也不能单纯讲市场,一定要找到政府和这个市场之间的社会,我们需要社会文化,社会契约,社会法律,我们更需要建设社会企业,社会企业是管理为了社会利益管理社会资产,进行社会融资,有盈利没股东的社会经济实体,很多学者现在都建议社会企业在中国该落地了,如果总是一个概念的话,我们的医疗,公立医院改革以及医养服务事业没有组织架构的。

面对有备而老和中国各种养老服务需求问题,我们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支持团队现在搞中国老龄社会和养老保障发展报告。2月份国家经济周刊发表指数影响两会,每年9到10月发展研究报告献给老人节,已经连续三年。从这一个报告中现在比较成熟的三个指数,养老,医疗,还有老龄社会,银色经济,这些指数发展看近年来它一直在有下降。我们做这个报告的目的是告诉想解决一个大家都感觉未富而老,未备而老,需要用定性定量方法描述出来,才知道我们怎么样去改善,然后逐渐的改为有备二老,所以这一个指数为什么近年一直下降,尤其银色经济有备而老这个问题讲的比较快。我们从这个老龄化的速度和深度都是按照联合国的标准。我们从年轻人对老年人赡养和老年人自我准确三个维度看这一个问题。尤其当第一人口红利消失第二人口红利不足,我们就业,老年人资产结构和消费能力切实有很多缺陷。大龄人员就业和老年人资产结构以及消费能力又严重抑制我们医养事业发展,因为购买力不足,这里面需要PPP,理论上讲这一种需求是巨大的,甚至是无限的。政府受财政编制,激励性,专业性,四大要素约束是有限的,需要通过公共服务的治理,这个治理我们强调的是政府要进入社会,和这一个社会资本握手,握手是温暖的,政府。不能随便说,政府一旦有收入就变卦,不值得信任不可握手的。政府要学会市场散步,懂市场规律但不腐败,有人说我用简单温情两句话说中国最难解决问题,就是握手和散步问题。这样才可能提高我们的供给。

基础设施上我们可以搞特许经营,但是在医养服务上多数为购买服务。为什么这样?因为医养公共服务,像教育,医养公共服务是知识型服务。这一个人力资本是高的,而老百姓购买力是低的。这时候可能没有盈利空间,我们很难找到社会资本那一个盈利的空间,大多数属于公共服务,社会服务,它很难纯粹私营化。大量是政府购买服务。在购买服务中,我们就需要精确计算,政府出什么,社会资本出什么,怎么让社会资本找到盈利区间。所以我从后边一个案例找到盈利区间。我们把这样的一个做事情的路径分为二三四五。所谓二就是它是一个微利综合,我们能不能做到让社会资本投到医养事业里,它的成本能够在十年内收回。当然利润一定是十以下,一个双十原则。我们看一个案例,这是一个很好的企业家,他建一个三百张床位的养老机构,得到每张床位五千元资助加起来150万,这可能是属于地租,他已经做的很好做到四年能够坚持床位入住率百分之百,说明他一定服务很好,否则不会有这一种效果,价格在两千到六千。现在他能够得到八到十的盈利,所以它一年流水也就是一千二百万,这时候八到十的盈利我们可以断定争取三十年内能够收回,我们让民营企业能够三十年内收回谁有这样的耐心。当然这一位企业家跟我说他有耐心,说明我们的民营企业家已经非常的负责任,他有耐心三十年内收回。这三十年还不要发生其他问题,但是我们的制度不能是这样的。怎么能够三十年收回期呢?所以我们说怎么能够做到,大家在精确计算的协议里面让他们十年内收回。当然利润是在十以下,这样我们要做好三组数据。老年人口的数量,他们的健康状况和收入状况,没有三组数据无论政府学者还是投资者,不要说话。因为这里会出问题的。四就是四个供给要素,三组数据算四组要素,土地及环境的地租,房产及设施的房租,服务及人工费服务费,这里分A日常照料,B医病理性的护理,还有日常生活品的生活服务费,四大要素要算清楚形成五种模式,这五种模式是从P4一直到P0,所以作为P4来讲,其实它不是一个批,是完全政府供给,针对三无老人,四大要素全部由政府提供,但服务可以由社会组织。P3说很多低收入老人有养老金,可以解决自己吃饭,但是服务还有居住,地租和环境他们不可能支付,这里面需要有一个P3和社会组织与个人购买之间相结合,到中等收入老人两个人都有养老金,可能还有福利房他们可以形成P2模型,在地租,环境,房产设施上政府,这个机构没有收入空间,个人可以支付生活费和服务费,希望更多高收入老人,政府费,服务费,这里面分日常护理,医疗是不是有医疗保险帮助还有长期护理险的融资措施。服务费甚至房租都交得起,国家只要帮助地租就行。

最后一种模式跟PPP也脱离了,纯粹是一种商业模式。它不仅创造就业,而且创造政府的税收。那就是像泰康现在搞的四大要素全部由个人购买。我们现在两端跟PPP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中间却需要划清楚四大要素,政府出什么,社会企业建设什么,个人怎么购买,这样做到无论是供和给收支平衡,所以需要三大数据,精确四大要素测算形成五种模式,去掉第一和第五,我们需要在二三四中精确计算找到它的合作方式,才有可能使中国的医养事业发展起来。谢谢大家。

(稿件根据会议速记整理,未经发言者审定。)

京ICP备09051002-4号 | 京公网安备号:110102004372-4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12001 | 新闻监督电话:01063691721

中 国 发 展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16 by chinadevelopmen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