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频道-PPP模式(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公共私营合作制)

联系电话:010-88555012
监督电话:010-88556746

首页 ppp 要闻 正文

PPP立法“二合一”为何那么难?

ppp 特许经营立法

摘要:随着李克强总理的一锤定音——PPP领域的立法“两法合一”,将由国务院法制办统一主导,这一重大决策得到了业内人士的普遍认同和积极响应。

以前财政部要立PPP法,发改委要立特许经营法,现在分歧或得到统一,从而避免资源浪费等问题。法制办主持立法,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与两部委有什么不同?你如何看待PPP立法问题?

——大头针PPP问答平台上的提问

近年来,我国PPP发展势头迅猛,甚至被寄予“稳增长”的厚望。然而,PPP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比如,“政出多门”、衔接配套不好、民间资本参与度不高、一些地方操作不规范等等。要想较彻底地规范和解决这一系列问题,还要依靠完善的法律制度。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曾分别提出了“特许经营法”和“PPP法”,但立法工作本身也体现出共识不足、分歧明显及多有重复等问题。

随着李克强总理的一锤定音——PPP领域的立法“两法合一”,将由国务院法制办统一主导,这一重大决策得到了业内人士的普遍认同和积极响应。与两部委主导PPP立法相比,法制办主持PPP立法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有何不同?将产生哪些积极影响?近日在大头针PPP问答平台上出现了一股探讨PPP立法的热潮。

 

高层:统筹考虑PPP立法和特许经营立法的关系问题

 

国务院强调PPP立法合二为一,其中如何协调PPP和特许经营的关系显得尤为棘手。比如,在法律名称、适用领域等方面两个部门如何妥协?如何解决目前PPP模式推广中遇到的法律救济、金融机构介入、投资者退出等普遍性问题?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指出,当前的一些PPP政策难以落实,与部门之间协调不够有很大的关系,各个部门发出的信号不一样,会鼓励企业的投机行为,又会使企业感觉政策不可预期,这就形成了PPP实践中明显的短期化现象。因此,PPP立法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PPP和特许经营的关系问题。一个是理论关系,另一个是在中国的实践中应该是一个什么关系。

国务院法制办财金司司长刘长春在“PPP30人论坛”第二次研讨会上表示,立法工作需要统筹考虑PPP立法和特许经营立法的关系问题,防止碎片化,更要防止多头立法导致的风险。关于PPP立法他强调了四点:

一是合作双方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通过合同来确立权责利的关系。

二是长期的合作和风险的共担关系。要建立一种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并通过合同来加以约定。

三是突出强调全生命周期的管理。政府要依据绩效评价的结果来支付对价。实践当中存在一些假PPP问题,它不是一种真正的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合作,而是假PPP之名,行地方政府融资之实。

四是明确项目回报机制。

刘长春司长还指出了立法过程中需要研究和探讨的七个重点问题:一是关于条例名称的定位问题;二是相关职责及管理体制问题;三是PPP的具体适用模式和具体方式;四是项目实施相关程序问题;五是PPP合同问题;六是纠纷解决机制问题;七是PPP立法和其他法律法规衔接问题。

责任编辑:孙靖白